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大数据与思政教育研究基地

大数据与思政教育研究基地

代浩云 王瑜: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探新

发布者:  时间:2020-09-02 12:57:52  浏览:

摘要: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思想政治教育带来了新的契机。通过大数据预测,能将其优势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实际有机结合,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前瞻性与针对性。大数据预测能在网络舆情预警、心理危机干预、教育效果预估、超前服务预备等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当前,应契入大数据思维拓新思想政治教育理念,根据大数据时代要求建设思想政治教育队伍,统筹大数据资源优化思想政治教育环境,积极创造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氛围和条件,推动思想政治教育与时俱进、不断创新。

 

关键词:大数据预测;思想政治教育;应用

随着云计算、物联网、智慧地球等新兴事物的出现,大数据时代悄然而至。大数据政务、大数据商务、大数据教育、大数据医疗等各个领域的大数据应用层出不穷,引起了人们工作、生活、思维的变革。大数据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为分析预测人们的心理、引导调控人们的行为提供了重要工具,为思想政治教育带来了新的契机。马克思曾言:“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自己的问题。而所谓‘问题’,就是‘时代声音’,就是时代‘呼声’。”[1]在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应积极发挥大数据的预测功能,推动思想政治教育与时俱进、发展创新。

一、大数据预测内涵简析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大数据之所以备受推崇,主要得益于其核心功能—预测。即是把数学算法运用到海量的数据上来预测事情发生的可能性。”[2] 16网络专家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指出:“建立在相关关系分析法基础上的预测是大数据的核心。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为这种预测创造了绝佳的机会。……通过找出一个关联物并监控它,我们就能预测未来,我们就能读懂历史的韵律,进而寻找到通往未来的钥匙。”[3]通过对海量数据的分析,既能预测重大事件的发生,又能预测个体行为的倾向,帮助人们实现从凭借“主观经验揣测”到依靠“客观数据预测”的转变。谷歌公司就曾利用其海量的数据资源和技术,通过对人们网络搜索词条的统计分析,对流感的爆发进行了准确的预测。因为在网络社会,人们一旦患上流感或担心身边的人患上流感,总是习惯在网上查询相关的治疗和预防措施以及病情的进展,而这样的搜索数据急剧增加,就给流感爆发的趋势预测提供了最迅捷、最有力的佐证。而今的电子商务更是将大数据的预测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当人们在网站购物时,无意间已经将消费习惯显露无遗。网站可根据人们的购物情况,如看过哪些商品、在每个商品上浏览的时长、最终购买了哪些商品等,预测人们还可能对哪些相关的商品感兴趣,从而进行个性化的商品推荐,甚至以赠送优惠券等促销手段“迫使”顾客增加消费。由此可见,大数据预测能将大数据时代海量的数据信息与大数据分析技术有机结合,提升人类认知能力,从而使自身价值最大化。

二、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展望


大数据预测正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发挥作用,成为促进科学决策、助推企业生产、改善政府管理等的新兴动力。通过大数据预测,也有利于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的前瞻性与针对性。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可从以下方面窥见一斑。

(一)网络舆情预警

由于网络本身的虚拟性、便捷性和及时性,使其日益成为社会舆论的集散中心,是草根阶层最便利的表达渠道。近年来,随着社交网络的逐渐风靡,网络舆论的空间进一步拓展,其对人们社会生活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渐呈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势。网络是把双刃剑,一方面要看到网络舆论对疏解社会不良情绪所起的积极作用,一方面也要意识到网络舆论的无序性对社会的消极影响。习近平要求“运用正确战略战术,组织力量对错误思想观点进行批驳,牢牢掌握网络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4]。目前,我国正处于改革攻坚期和社会转型期,也是矛盾多发期,征地拆迁、贫富差距、劳动就业、贪污腐化等矛盾引发了大量的网络舆论。如果对其熟视无睹、引导不善、化解不力,就有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如果一味删除,也会妨碍民意的合理表达,阻塞网络舆论的监督渠道。通过大数据分析,能迅速聚焦网络舆情,并根据对形势的分析及时预警,如同给网络舆论安上了报警器。如某一事件发生之后,BBS论坛、QQ群、微博群、微信群等在较短时间内,在某一地区、某一群体的舆论海量剧增,就应通过大数据分析舆情产生的原因,从舆论扩散和影响的态势预测可能导致的后果,并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对正确的批评和建议要认真听取,及时回应;对负面消极的舆论要合理引导,辨明利害;对触犯法律的舆论,要及时制止并严厉追究,以净化网络舆论环境,降低网络舆论的负效应。

(二)心理危机干预

随着社会转型加剧,人们的心理问题变得更加突出,失业、失恋、工作压力过大、人际关系紧张、家庭变故……都能诱发心理危机。特别是在长辈们精心呵护下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00后”等一大批独生子女,自立意识差,心理承受弱,面对巨大的社会变革和竞争压力,一遇挫折就易爆发心理危机。在心理危机没有得到及时排解的情况下,有的选择“自杀”等极端行为,给家庭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在过去50年里,我国自杀率上升了60 %,平均每年有28. 7万人死于自杀,200万人自杀未遂。”[5]人们产生心理危机之后,总会暴露出一些异常的征兆,特别是社会生活网络化的今天,人们惯于在QQ、微博、博客、微信等“私密空间”袒露心扉,为大数据干预心理危机创造了条件。同时,产生“极端想法”之后,人们往往会在网上查询相关内容,或购买一些危险物品等,这些前期预兆能通过网络以及视频监控的大数据搜索发现端倪。通过大数据锁定目标后,还能通过查询银行卡的经济状况、医保卡的健康状况等大数据,分析人们近期的活动轨迹和他们所处的状态。一旦大数据综合预测心理危机产生,就应及时采取干预措施,帮助人们渡过难关。2013年4月发生的复旦大学投毒事件,犯罪嫌疑人曾经在自己的微博以及复旦大学BBS中表露过过激言论,如果采用大数据预测对其进行及时教育帮助,就有可能阻止悲剧的发生。此外,在重大灾害、升学就业等特殊时期,对心理脆弱的重点人群也应未雨绸缪,充分应用大数据预测进行心理危机干预。

(三)教育效果预估

“理论一经掌握群众就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6]大数据时代,人们的信息来源日益多样,思想观念日渐活跃,个体意识日趋强烈。要用理论说服人,就必须满足人的内在需要。通过大数据分析,能筛选出教育对象喜闻乐见或反感的教育内容和形式,预估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施效果。如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大学生对“舌尖上的中国”点播率高、积极点赞,就可以乘热打铁,把“舌尖上的中国”引入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和日常思想政治教育,在大学生群体中进行“议程设置”,开展话题讨论,引导他们增进对中国传统文化和风土人情的了解,潜移默化地增强其民族自豪感和认同感。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也可以发现,尽管利用了现代信息技术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如果内容枯燥乏味,只是用新瓶装了旧酒,没能真正“掌握群众”,不但缺乏点击率,而且还会引来一片“吐槽”。对这些不受欢迎的教育内容和方式就应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及时作出调整。此外,大数据时代的网络课(MOOCs),即大规模网络在线开放课程,推动了教育领域的新变革。“截至2014年2月20日,第一个幕课联盟Udacity联盟成立2周年之际,已有全球200所大学的1 200门课程上线,平均每天上线2门,有超过1 000万学生学习过幕课课程。”[7]通过慕课开展思想政治教育,能根据教育对象学习的情况预测其下一阶段学习的重点,提高学习的实效。

(四)超前服务预备

超前服务以其预先性、主动性往往让人们感受到意料之外的温暖,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在大数据时代,通过大数据预测,使思想政治教育根据人们的需要开展超前服务成为可能。2013年6月,华东师范大学一名女生收到来自学校勤工助学中心的短信:“同学你好,发现你上个月餐饮消费较少,不知是否有经济困难?如有困难,可电话、短信或邮件我。”事实上,这名女生因为减肥减少了饭卡支出,触发了学校对于饭卡消费数据的监控系统。这个监控系统通过对饭卡消费数据分析,了解学生的经济状况,推测如果花销显著少于正常情况,校方是否应采取必要的帮助措施。这名女生把短信截图发到微博上,立即引来一片赞声:“负责的学校,让冰冷的数据有了人性之美。[8]大学生最为关注的就业问题,也能通过大数据预测提供前瞻性的就业指导。一方面,能通过大数据预测总的就业形势,包括相关地区、行业对不同学科、专业的人才需求,用人单位最看重的毕业生素质等,提前帮助大学生分析就业形势;另一方面,能通过大数据分析毕业生的个体差异,根据毕业生的求职意向、能力素质有针对性地采用微信、短信等即时通讯工具投送相关的招聘信息,并提醒毕业生做好求职准备。对社区群众最为关心的医疗健康问题,也能通过大数据预测,及时发现季节性流行病,把防病措施和医疗情况提前告知广大群众,引导他们树立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建设文明卫生的社区环境。

三、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策略


由前文分析可知,将大数据预测应用到思想政治教育中,应用前景广阔。为此,应积极采取相应策略,创设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氛围和条件。

(一)契入大数据思维,拓新思想政治教育理念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应契入大数据思维、拓新思想政治教育理念,促进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大数据不仅是一种技术手段,更是一种价值观、方法论,它意味着对数据的认识从满足于样本数据到使用全体数据;从追求数据的精确性到容忍数据的混杂性;从关注数据的因果关系到关注数据的相关关系的思维变革。大数据时代,数据资源是思想政治教育的第一资源,对数据的认识程度、占有状况和使用水平将直接关系到大数据预测应用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准确性。思想政治教育的对象是现实中的人,在大数据时代,人们日常生活、工作、学习的点点滴滴都会留下“数据脚印”,对这些数据的广泛收集,能为思想政治教育开展大数据预测提供宝贵的第一手资料。大数据时代,应积极树立认识数据、收集数据、应用数据“三位一体”的大数据理念。思想政治教育队伍认识、收集、应用数据的能力决定着大数据时代思想政治教育的最终效果。应树立‘三位一体”的大数据理念,在不断提高对数据的认识水平基础上,形成良好的数据收集素养,提升数据使用能力。

(二)根据大数据时代要求建设思想政治教育队伍

“思想教育的过程……它的储存、传递和表现,需要借助于语言、文字和人的行为,离不开一定的物质载体和从事实际活动的人。[9]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有效应用,离不开符合大数据时代要求的思想政治教育队伍。大数据时代的思想政治教育队伍除应具备良好的思想政治素质和传统的业务能力外,还应具备较强的大数据素养:一是应具备大数据思维。要有崭新的数据视野、敏锐的数据意识,注重数据的收集、应用和管理。二是应具备分析大数据影响思想政治教育的水平。能在纷繁复杂的海量数据中,分析大数据对思想政治教育的影响,积极探索应对策略。三是应具备应用大数据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能力。要能使用大数据技术挖掘大数据资源,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认识水平和决策水平,有针对性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为此,应依据大数据时代要求建设思想政治教育队伍。一方面应把好选拔入口关。挑选大数据人才充实思想政治教育队伍,通过大数据人才的引领,带动思想政治教育队伍积极提高大数据时代要求的业务能力;另一方面,应加强对思想政治教育队伍的培养锻造。大数据的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应通过各种形式的学习培训,不断加深对大数据的认识。在实际工作中通过有针对性的训练,提高思想政治教育队伍应用大数据的能力,促进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

(三)统筹大数据资源,优化思想政治教育环境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 10亿,手机网民达到6. 56亿[16]。智能手机、平板电脑近乎覆盖到了所有的家庭,成为网民社交、娱乐、购物的综合性平台,推动了网络的互联互通,丰富了思想政治教育的资源。但是,我国目前还存在数据割据、缺乏沟通等现实问题,这阻碍了思想政治教育数据信息的获取。为此,应扩大数据开放力度,搭建政府、企业、学校、家庭等各个层面的大数据交流沟通平台。通过开展认识、收集与应用大数据相结合的试点地区、行业的实践探索,将学术界对大数据的前沿认识、信息行业对大数据的“堆积”、企业对大数据的开发应用等整合融通,总结推广与应用数据相结合的经验,打破数据壁垒,推动政府、企业、学校等各个层面的数据资源共享,为思想政治教育搭建通畅的信息平台。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和改进网络内容建设,唱响网上主旋律。应规范数据管理,净化思想政治教育环境。加强网络社会管理,推进网络规范有序运行。国家应统筹规划、切实推动大数据发展,在更广的领域、更高的层次加快数据驱动,不断推动大数据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大数据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方式,成为新发明和新服务的源泉,而更多的改变正蓄势待发。”[2]大数据预测能够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前瞻性与针对性,进而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为此,我们应积极采取措施,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推动大数据预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应用。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89 -290.

[2]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大数据时代[M]盛杨燕,周涛,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3]寻找通往未来的钥匙[N]人民日报,2013-02-01 (23).

[4]中共中央宣传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M]北京:学习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6:205.

[5]李德伟,顾煌,王海平,等.大数据改变世界[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 : 85.

[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 9.

[7]陈玉馄,田爱丽.慕课与翻转课堂导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11.

[8]拥抱大数据时代华师大校园饭卡显关爱[EB / OL](2013-07 22)  [2016-04-08] . http://news. xinhuanetc;om/info/2013-07 /22/c-132561414.htm.

[9]郑永廷.思想政治教育方法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60

[10]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发布网民达7.10亿[[EB/OL] .  (2016-08-03)  [2016-08-05] .http://news. xinhuanet. com/info/ttgg/2016-08103/c_135561131.him.


(来源:《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7年3月)